增值税将按照3%的税率征收,对于自然人代开有什么影响

2021-12-30 17:36:08 文章来源:网络

在之前一段时间内**括现在,小规模的增值税都是按照1%的税率征收。这样的税收优惠政策为企业提供了很多的便利,也减轻了企业很多的税收压力。但是已经是2021年年尾了,企业想要继续享受到增值税的减免政策只剩下**后20天的时间。对于企业来说,在增值税**至3%的时候,对于享受到其他税收优惠政策会不会有影响?

对于总部经济招商政策来说,增值税**至3%,享受**政奖励的企业自然不受多少的影响。但是对于享受到核定征收政策的企业,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。小规模的增值税都会**至3%,综合税负也会提高。那么对于自然人代开,是否有影响呢?

都了解,自然人代开现在增值税是按照1%征收的,个人所得税可以核定征收,那么一算下来,综合税负也在3%左右。本来自然人代开政策就是按照小规模的增值税税率征收的,如果增值税**至3%,那么需要缴纳的税率也会提高至5%。也就是说增值税的**,也会影响着自然人代开政策。2022年,自然人代开政策增值税也已经到了3%,但是个税依旧可以享受核定征收,税率在0.7%—1.7%。综合下来,税负率在5%左右!

自然人代开政策主要就是个人与企业之间业务往来的政策,解决个人的高额税负,减轻企业缺少成本的压力。现在可以在湖南、重庆、山东地区享受到税收上的优惠政策。现在年底期间,由于**据限制,自然人可以开具出高达2000万的金额,但是开**的品目不受限。根据企业的情况,还是需要选择适合的税收优惠政策。自然人代开主要是普**类,缴纳的是个人经营所得税,不会和劳务报酬汇算清缴。

【编者按】

走过一年的风风雨雨,迈过一年的坎坎坷坷,时间即将掀开新的一页。澎湃**部推出年终特别策划《让未来配得上现在》,记录和书写你我的2021,期待在新的一年,每个人都能迎着阳光、温暖前行!

2019年,新冠疫情前回拉萨,我去看望了前同事“****”。

差不多刚好20年前,这枚瘦小、**细又有点激烈的四川**,为2元钱DVD,和音像店的老板娘起了冲突,吃了些亏。他花钱雇了两个当地老百姓去报复,失控酿成血案。他被判了无期。他的故事,我曾写在一篇名为《****》的短文中。

这篇短文未及写到,他在狱中表现不错,一再减刑,2016年前后提前出狱,获得自由。老单位如今是当年的兄弟们当家,照顾他一个编外岗位。

近二十年的狱中生活简直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印记。他依旧年轻、机灵又乐观。这和在自由状态下度过这二十年的很多老同事对比强烈,他们多数臃肿而心事重重,更别说因为各种原因已经离世的几位。

他买了车,再娶,迅速学会大量网购。他入狱时智能手机还没出现,**也还要等两年。不**前,我知道,他在成都找了一份工作,离开了他多年生活的高原(其中三分之一是在狱中)。

我当然不是暗示狱中生活更**好,与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”“浪子回头”这些大道理更没关系。无非“祸福相倚”。而在即将迈进第三个年份的疫情中,也确实听到不少因为疫情或隔离,有人开始读书,有人成功健身,有人破镜重圆……

数日前偶见一个数据截图,比较服刑人员与社会人**高血压与糖尿病管理情况。服刑人员的指标都远远好于社会人**。

这个面目可疑、居心叵测的截图,让我立刻想到“****”,想到那些被命运选中的人。

大学里对我影响**大的几本书,是《约翰·克里斯多夫》《被侮辱与被损害的》,以及《刀锋》。前两本是大学教马哲的**开的书单,后面一本是当时的**朋友推介的。

那位当年教马哲的王**,目下已是深圳大学一位颇有名气的教授。1992年他年方三十,还很年轻,课上不知怎么——肯定是为了批判吧——讲起了《十日谈》,就那个讲疫情期间一些城市中产集体隔离期间记录的书。彼时大学和**对讲课趣味尚有质朴的欣赏欲望,所以他成了受**欢迎的**。

翻开《约翰·克里斯多夫》,开篇就是“江声浩荡,自屋后上升”。嗯,一本昂扬励志讲人生道理的书。在讲道理上,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也差不多。

我到今天仍然时不时翻开陀思妥耶夫斯基。他们是天上的星斗,他们有时能够点亮我的小宇宙,但有时候,唾沫星子砸在你脸上,也像陨石落在草地上。

《刀锋》完全不同。它只是狡猾地魅惑你。你看着拉里,忍不住想要亦步亦趋,即使他的路通往未知的、难控的危险。

《刀锋》里有个故事:一个作家,没有天赋,热爱写作,付出无数代价,一无所成。毛姆**说:“当你想独辟蹊径做某些事情的时候,完全得看运气。很多人受到召唤,而被选中的却少之又少。”

几年前一个夏天回东北老家。父亲带我去了一位邻居的家里。老邻居快七十岁了,患有某种可怕的免疫系统疾病,浑身都是白花花的皮癣。多年来几乎完全失去劳动能力,他的**子中规中矩而难免抱怨照料着他。

这次专门叫我到家里,是因为一个奇怪的原因。他,一个农民,没受过多少教育,却有固执的作家梦。几十年来他在各种纸张的本子上写了很多他认为的“作品”。他想请我以一个“作家”的身份,告诉他,他的作品究竟有没有“前途”,他的作家梦还有没有可能实现。

习作本翻动的时候会飘出银色大片皮屑。我屏住呼吸认真翻阅,希望找到哪怕一粒通往春暖花开的种子。他被疾病消磨得黯淡却坚韧充满期冀的目光扼住了我的喉咙。

我说出了答案,看着他。哪怕让我当面对村上春树说“你没有写作的天赋”,也不见得更让人窘迫。

我不知道自己那些话是怎么说出口的,只记得他面对终审判决他**亡般安详解脱的面容。一个问题在胸膛里反复敲打我的心脏:“你有什么资格****一个人仅有的梦想?”

我想到《刀锋》中那句话,那些失败的被召唤的人。也许提前离开考场并不是**坏的选择,我徒劳地安慰自己。

“黑**病”催逼出来的《十日谈》,被称为文艺复兴的宣言书。

“新冠”时期人们更热衷于追逐各种八卦,特别是**圈的瓜。明星们像参加冬泳的选手一样排队跳落,像喷香的饺子一样在冒着热气的冰水中浮浮沉沉。

何尝不是另一种宣言书呢?

有些曾经坚固的东西,信任、道德、爱情、责任、**姻……都开始如经不起阳光炙烤的冰淇淋一样融化。又有很多曾经柔软的都变得**和寒冷。有些墙被拆解,新的墙被建造,加固。

过去数十年不及回望的风驰电掣,都在这个河道弯曲回旋,河水流速减慢的时节,纷纷扬扬沉淀下来,像是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好莱坞的进步主义者比机心深重的律师还让人厌弃。不费力气的话语模式,简单的情绪,廉价的道德上优越感,却无法掩盖分裂与虚伪。徒有“自由之俗”,而无“自由之德”。

但把一切都视为相对的,视为现实功利的**头,只会更加让人绝望。没有某种**的律令在内心,那么任何东西都可以放弃,任何底线都是可以退却的。

人类终究是依靠这些为自己建立的叙事才能存活,构建温饱之上的快乐。

眼中没有深渊,没有牢狱,没有毁灭的人,也看不见自由。

逃离的梯子永远不缺,安全的或危险的,读书、恋爱、运动、酗酒……但逃离的电梯,何尝不能成为小小的囚笼?

注定左右为难,注定进退维谷,注定只有通过痛苦的甚至是无能的选择才能看见。

我喜欢生命的样子。

休眠,枯萎,腐烂,萌芽,绽放,扭曲,成长。生命的百态。只要不是沉寂、湮灭、漠然,只要不是空无一物。

《刀锋》中的拉里,**后做了那个时代的滴滴司机,像一粒味**融化在都市的人粥。

前两天打网约车。我有多年习惯,会和网约车司机聊聊行情**。灯光昏暗,不确定司机是哼了一声还是嗯了一声还是笑了一声。

我想起另一次凌晨的网约车。司机在直来直去的路上,仍然开放了林志玲的导航。

我奇怪。司机一脸温情,“开着,像有个人在跟你说话,就不**。”

于是我也安静下来,听凭林志玲的声音伴着我奔向前方,不管在追赶什么。

海报设计/赵冠** 郁斐

来源:澎湃**

上一篇:*保特殊*用材料支付新政出台!我市参保患者个人支出降幅超20%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承德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